蒲家三代傳承:
蒲添生、蒲浩明、蒲宜君

本質.轉化.變奏

蒲添生留學日本,蒲浩明留學法國,蒲宜君留學英國,雕塑家族創下三代都入選法國沙龍三次以上的紀錄,臺灣西洋古典雕塑拓荒者蒲添生,經世代交替轉化、變奏,各自呈現不同精彩的風格,饗宴嘉義鄉親。

蒲添生為臺灣重要前輩雕塑家之一,對於推廣雕塑藝術有著重要的貢獻。他一生創作約保留了二百多件的雕塑作品,其打破社會禁忌,人體雕塑為臺灣早期的保守藝術觀念開拓「人物胸像」風氣之先河,最為世人稱道。

蒲浩明承繼父親的衣缽,持續創作並推廣雕塑藝術,融會父親蒲添生之基礎技法與東洋美學薰陶,再加入留歐期間之西洋美術洗禮,使其風格跳脫古典而具有現代感,那充滿自我個性的浪漫人文氣質,也備受藝壇好評。

而身為陳澄波的外曾孫、蒲添生之孫,蒲宜君懷著深厚的文化底蘊,使用來自陳澄波層疊的油畫技法入手,創作出「小舞者」系列作品,她刻意的保留其捏塑手感,將舞者的曼妙舞姿化成簡潔明快的當代形體。

如同蒲添生所言:「人生就像花朵,每朵都有她綻放的姿態與表情。」蒲氏家族在創作上一路耕耘,由蒲添生至蒲浩明而蒲宜君,三代各自發展出獨特的藝術語彙,都入選法國沙龍,替臺灣藝壇傳頌了一段佳話。

1912-1996年 生於臺灣嘉義美街
1944年 生於臺灣嘉義美街
1972年 出生於臺北市

本質:第一代蒲添生的特質

蒲添生在日治時期赴日學習西洋古典雕塑,二次大戰期間,回臺篳路藍縷貢獻所學。從此與臺灣的雕塑結緣半個世紀以上,堪稱為臺灣雕塑的拓荒者。西洋古典雕塑它的本質為造形、結構、秩序、和諧、質感、量感、生命力、自由等美學要素並建立在尊重理性、尊重客觀的基礎之上,以具象寫實人體作為闡述理論的對象和形式,尤其著重歌頌青春的人體美。

轉化:第二代蒲浩明的特質

蒲浩明的雕塑,師承於父親蒲添生的教育,從文大美術系油畫組1967年畢業後,就在蒲添生雕塑工作室接受長期師徒制,嚴格且權威方式的學習生活,13年後,也就是於1980年起,進行第二階段的歐洲四年學習生活,先到比利時、布魯塞爾後至法國巴黎,接受自由浪漫的學院雕塑教育。轉化的過程中,具有強烈的企圖心,嘗試著把東西文化做一個融合的工作。

變奏:第三代蒲宜君的特質

蒲宜君則在父親及祖父雕塑底蘊薰陶下,作品呈現具有個人獨具的個性,展現青年藝術家的自由氣息,發揮雕塑金屬表面肌理質感的自由度,呈現自由變奏意味的面貌。以觸感展現生命質地的真實情感與神秘感。《小舞者系列》則捕捉了當下的靈魂觸動,《旅人系列》、《小宇宙系列》、《玫瑰為系列》為近年受矚目的作品。

蒲添生雕塑的源頭在古希臘。蒲添生信仰其本質,第二代、第三代的接續者有所「本」,沒有忘「本」。因此蒲添生的雕塑藝術生命得以延續,故產生「蒲添生雕塑學×3」的現象。

文化大學美術系教授 蒲浩明文

系 譜

蒲添生紀念館 2016.11整理